有些车强调自己“活着”,却看似“死了”,留下20亿美金打造的坟墓

2018-11-02

ofo和戴威辉煌是昙花一现,还是再觅生机?

2015到2018年,对骑着共享单车上班、朝九晚五的普通人来说,只是光阴荏苒。但对于戴威和他的ofo来说,却无异于从一步登天到跌下云端的惊天落差。从资金危机、投资人的远离、与供应商官司缠身、裁员风波、缩减全球业务、挪用用户押金、内部腐败问题、北京办公室收缩以及戴威卸任ofo法定代表人再到破产重组传闻......戴威和ofo身陷囹圄。

有些车强调自己“活着”,却看似“死了”,留下20亿美金打造的坟墓

ofo跑得太快,2015年还在北大校园里辛苦游说毕业生将自行车留给学弟学妹们的戴威可能怎么都不会想到,两年后ofo凭借致力于“以共享经济+智能硬件,解决最后一公里出行问题”,成为全球最大的共享单车平台,成立至今,总计拿到约20亿美金的投资,创造了行业估值最高的独角兽公司记录。2017年,ofo以80.7%的市场认知度、APP新增活跃用户数为1219.54万人的耀眼成绩,稳坐行业龙头老大宝座,并让戴威以35亿元的财富值成为第一个上《胡润百富榜》的白手起家“90后”。

可在行业超速发展的背后,对于以ofo为首的共享单车模式“只靠融资烧钱、毫无盈利能力”的质疑声也越来越尖锐。戴威曾经手握三张好牌,朱啸虎的资金让ofo活下来,促成滴滴的战略投资,程维下注ofo后,多位投资人加码,阿里的借款驰援,ofo延续生命。

在几番烧钱大战之后,朱啸虎呼吁“ofo和摩拜只有合并才能盈利”,毕竟他是过来人,经历过滴滴和快的两军对垒死伤惨重的战争。对此好意,戴威婉言谢绝,“非常感谢资本,资本助力了企业的快速发展,但是资本也要理解创业者的理想和决心。”2017年12月,见过世面的朱啸虎以30亿美金估值套现走人,2018年4月,摩拜以27亿美金估值被美团并购。之后ofo还有被并购的机会,但都被戴威拒绝了。5月15日,在拒绝了滴滴的潜在收购要约后,戴威号召大家战斗到底,“如果不想战斗到底,现在就可以离开,公司未来将保持独立……”

20亿美金打造的“坟墓”

让戴威始料未及的是,全国各地废弃的“ofo垃圾场”堆积成山,越来越多的用户抱怨“ofo坏车率太高”转而投入了竞争对手“摩拜”的怀抱。

有些车强调自己“活着”,却看似“死了”,留下20亿美金打造的坟墓

图为:吴国勇作品《无处安放》:20城共享单车坟场全记录

除了上千万的单车,ofo葬送的是城市街头的美好和人心的良善。拿杭州来说,街头本来很干净,共享单车来了之后,开始变得乱糟糟,到处都是七扭八歪随意停放的单车,那种干净清爽的美好不见了。与街头的混乱相比,人心的丑陋更让人失望,很多人对单车恶意破坏,失去车座、把手,轮胎扭曲,车身断裂的随处可见,让人心塞。

ofo最大的陪葬品,是整个单车产业。8月31日,上海凤凰公告称,ofo拖欠货款达6815.11万元,天津飞鸽、富士达、雷克斯等自行车生产商,都遇到了类似情况。截至5月中旬的ofo财务数据显示:ofo对供应商欠款约12亿元,城市运维欠款近3亿元,合计欠款15亿元。中国的自行车产业,本来应该向消费升级发展,用更好的材料、更好的设计来制造更优质、更多元化的产品。由于共享单车的野蛮扩张,自行车生产企业不得不把产能都给了共享单车,制造最劣质的单车。上海凤凰为ofo生产的单车,每辆车的利润只有不到10元。等这些自行车厂商发现共享单车需求量急速下滑后,不仅要面对巨额的欠款,也失去了最好的发展机遇。

过去10年,是中国风险投资最疯狂的10年。中国不仅有2b模式,2c模式,还创造了2vc的模式,疯狂烧钱→挤死竞争对手→垄断市场→不断融资→估值越来越高。创业者都想靠模式快速发展,很少有人关心公司的经营管理,只要能快速扩大规模,就能拿到更多的融资,只要能拿到更多的融资,就能把规模做的更大,创业者急功近利,投资人也乐见其成,反正总是有接盘侠。朱啸虎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有些车强调自己“活着”,却看似“死了”,留下20亿美金打造的坟墓

2vc的模式,催生了一大批独角兽,估值高高在上,可是永远都不赚钱。根据美团招股书披露,4月4日起26天内,摩拜亏损约4.07亿元。2018年上半年,摩拜营收26.6亿元,亏损30.6亿元。在退出ofo之后,朱啸虎感慨,“烧钱起来的都是伪需求,以后不会再投这样的项目”。

上帝欲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这也是中国资本的真实写照。长期的放任和野蛮发展,最终自食其果,股市跌跌不休,千百家上市公司控制人股票质押爆仓;P2P频频爆雷,无数投资人血本无归;股权投资也进入真正的寒冬,募资难,资本荒可能会持续相当长的时间。这样的形势下,只有规模和估值,没有营收和利润的独角兽们,是时候把重心回归于企业的经营,真正为社会创造价值了,这也是一件好事。

请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以关注